留学生乘飞机回国期间服用感冒药 害怕被隔离不申报


第四,做好产需对接,保障好化肥供应“最后一公里”。由于各地疫情不同,对交通运输采取了不同的防控措施。一段时期以来,有一些乡村还在实施封路,农资企业、农资组织来了下不到村,有一些地方存在着磷矿石运不过来,生产出来的磷肥运不出去的问题,这些问题我们也集中和铁道局、铁路总公司、交通运输部等进行沟通和协商,把“最后一公里”和“最初一公里”的问题解决好。目前,运输的问题基本上解决了。我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当时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有一个农户反映说家里有300亩地,到了春耕备肥的时候,现在村里不同意出去拉化肥,肥料都已经买了,但是从供销社运不到地里去,非常着急。接到这个反映之后,我们和农业农村部及时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沟通,同时也举一反三,对整个新疆地区和全国其他省市春耕备肥存在的管控太严、不及时解除的问题,我们都做了沟通和协调,有效保障了春耕备肥。

四是统筹协调,畅通产业链条。以龙头企业带动上下游配套中小企业复工复产,效果是非常明显的,92家龙头企业一共带动了上下游40多万家中小企业复工复产,为中小企业的发展提供了助力。

一是为企业提供精准服务。与重点企业建立“早沟通—晚反馈”机制,通过电话、微信、视频会议,实时掌握第一手情况和企业诉求,针对性协调解决问题,提供精准服务。

同时也要看到,进入3月份以来,尽管在我国疫情逐步得到遏制,但海外疫情却意外呈现大流行态势,导致各疫情国家生产、消费萎缩,股市频繁震荡,各国贸易活动明显减少,全球经济衰退的风险在不断集聚。我国经济已经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全球化格局,特别是与一些重点疫区相互依存度较高。国际疫情蔓延扩展,势必对我产业链、供应链以及外贸出口造成较大的冲击影响,对此不容小觑。据海关统计,今年前两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同比下降9.6%,其中出口下降15.9%。随着国际疫情进一步扩散,我国外贸进出口形势可能还会进一步恶化,对此我们要密切跟踪形势的发展变化,并及早做好应对准备。我国将通过汽车、电子等重点产业链的固链强链,提升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性,加大力度向国际市场供应原料药,坚定不移扩大开放、推进经济全球化,为世界经济稳定作出贡献,同时也将与各国一道齐心协力、团结合作,共同抗击疫情,希望国际疫情尽早得到有效控制。

三是聚焦中小企业,抓纾困解难。在央行、银保监会及相关金融机构支持下,3000亿支持重点疫情防控企业的专项再贷款已累计向5000多家企业发放了2000多亿元,这中间还为湖北省预留了一部分资金。企业实际承担利率只有1.27%左右。5000亿元支农支小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已累计发放了2000多亿元,贷款利率低于4.55%。工信部联合民政部印发了《关于推动开展志愿服务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发挥社会各方力量助力中小企业复工复产。实施中小企业数字化赋能专项行动,助力企业上云用云、转型升级和动能转换。考虑到疫情对中小企业资金链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和影响,我们在防疫期间继续加大清理政府部门和国有大型企业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的工作力度,1-2月份已清理拖欠民营和中小企业账款181亿元。

四是聚焦重点地区,抓基本面稳定。在重点抓好工业大省复工复产的同时,工信部专题研究湖北复工复产并部署各项支持举措,重点解决供应链不畅等实际问题。目前湖北规上工业企业平均开工率超过了95%,人员平均复岗率约为70%。总体看,全国工业基本面初步实现了稳定。截至3月28日,全国规上工业企业平均开工率达到了98.6%,人员平均复岗率达到了89.9%。中小企业复工率已经达到了76%,3月份以来日均升幅在1个百分点以上。

第二,建立调度机制,加强对氮、磷、钾重点企业、重点产品的调度分析。考虑到氮肥、磷肥、钾肥行业受疫情影响程度不一样,我们建立了氮肥企业复工复产的周调度制度。对于重点磷肥企业,我们实施了日调度制度。对于重点钾肥企业的发货情况实施日调度。为什么对钾肥发货情况进行日调度,因为钾肥主要集中在青海、新疆,运输距离比较远,所以需要对它的发货情况进行监控调度。通过及时监测企业产能产量、开工率、库存、价格等关键数据以及运输方面的数据来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一是从行业看,工业、建筑业等第二产业复工率高于生产性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高于生活性服务业,但随着国外疫情的蔓延,出口型企业承压加剧;

三是从企业类型看,“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率明显高于中小企业总体水平,规模越大复工复产率越高,微型企业复工复产难度更大。

我相信,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我国有创呼吸机等重点医疗装备生产能力将进一步提升,为疫情防控国际合作做出更大贡献。